产品价格异常 深圳铂科IPO拟扩充边缘产能

2018/05/14 10:25      金色光

本文地址:http://www.kxjgz.com.cn/p/201805/2313288.html
文章摘要:产品价格异常 深圳铂科IPO拟扩充边缘产能,散沙白天狼艰狈蹶,日无暇晷水清木衬裤。

深圳市铂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铂科)是一家从事合金软磁粉、合金软磁粉芯及相关电感元件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公司在2018年3月12日更新了预披露招股说明书,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440万股,募集资金53,856.42万元,用于高性能软磁产品生产基地扩建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等。

我们通过深入研究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发现深圳铂科引以为豪的产品成本上升,而销售单价直线下降,产品定价有异常等财务问题,另外,在电感元件大客户丢失、销售收入锐减的情况下,还要募投扩充2000吨电感元件生产产能似乎有点勉强。

成本上升,售价下降,产品价格现异常

招股说明书中披露,深圳铂科生产的产品合金软磁芯与其他可比公司生产的产品显著不同,公司产品具有很强的先进性,因而毛利率较高。但我们同时又发现,公司合金软磁芯在成本显著上升的情况下销售单价却在下降,这与产品处于快速增长阶段似乎不太相符。

深圳铂科2015-2017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5.92%、46.04%、39.76%,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5家同行业可比公司,2015-2016年其平均毛利率仅为25.18%、25.75%,远低于公司的45.92%、46.04%。即使是与公司产品应用领域最为接近的为天鸿德州扑克,其毛利率也仅为33.83%、30.91%,也相差甚远。

深圳铂科披露毛利率远远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原因,称是公司生产的产品显著不同。软磁产品分为铁氧体软磁材料跟金属软磁材料,其他上市(公众)生产的软磁产品多以铁氧体软磁产品为主,公司生产的产品以铁硅系合金软磁产品为主。而这两种产品在原材料、制备工艺、性能指标、主要应用方面具有较大的区别,合金软磁具有明显的先进性。铁氧体软磁行业由于发展时间长,技术相对稳定,国内从事铁氧体软磁生产的企业较多,竞争激烈,而合金软磁产业目前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一定程度上享受了行业发展周期的红利,而且合金软磁材料伴随光伏逆变器、变频空调、新能源汽车及充电桩等领域发展需求迅速增加。

如上述属实,那么公司产品合金软磁粉芯应处于供不应求状况,在生产成本上涨的情况下,销售单价应该至少不会下降才更合情理。而我们看到合金软磁粉芯的销售单价,2015-2017年单价分别为:4.79万元/吨、3.84万元/吨、3.66万元/吨,价格下降比较大,下降幅度分别为19.83%、4.68%,与之相反的是,该产品的生产成本却是整体上升的。2016年单位成本为2.06万元/吨,2017年上升为2.19万元/吨,上升了6.3%,幅度也不低。单位成本上升,而销售单价却下降,一个处于快速发展周期的产品,出现这样的情况,确实令人难以理解。

合金软磁粉芯的核心原料是合金软磁粉,公司也对外销售合金软磁粉,合金软磁粉2015-2017年销售价格分别为7.21万元/吨、2.42万元/吨、1.61万元/吨,价格持续下降而且幅度很大,而合金软磁粉作为合金软磁粉芯的核心原料,两者价格变动情况也不匹配。2015-2017年合金软磁粉芯单价分别为:4.79万元/吨、3.84万元/吨、3.66万元/吨,虽然是连续下降,但与合金软磁粉芯下降的幅度来讲,合金软磁粉下降幅度更大。更有一个不合理之处是,合金软磁粉芯2016年每吨单位成本为2.06万元,竟然低于核心原料合金软磁粉2016年的销售价格2.42万元/吨,这不是“面包比面粉还便宜吗?”属于违背基本经济学原理的怪事。而观察2015年和2017年,则都是合金软磁芯的单位成本要高于合金软磁粉的销售价格,没有出现以上的异常现象。

公司在进行同行业可比公司时,没有列示合金软磁芯的生产企业,难道全中国只有深圳铂科一家在生产这类产品吗?而对于毛利率大大高于其它同行可比企业时,却又以产品不同来进行解释,这明显没有说服力,信息披露似乎不太充分。

重金购买资产却只能对外出租,或存利益输送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公司的生产经营场所已经不能满足公司战略发展的需要以及下游客户不断增加的需求。为更好地实现公司发展战略,获得生产经营所需土地和厂房“,2015年9月2日,公司受让了富达(香港)工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富达)持有惠州富乐工业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富乐)的100%股权。截止2015年6月30日,惠州富乐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2034.93万元,评估值为3506.78万元,最终约定股权转让价格为3600万元,溢价76.91%。其中包括建筑面积5158.19平米的厂房和建筑面积3202.28平米的宿舍。

惠州富乐被收购后改名为惠州铂科实业有限公司,成为了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购买后,公司发现厂房设计与布局不能满足公司生产流程及安装设备的要求,公司无法作为生产场地使用,最后只能租给惠州同富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惠州市摩码菱丽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码光电)作生产、办公用,而公司自己在铂科实业土地上加盖了部分临时钢结构建筑物(面积约3000平米),用于生产和仓储。而该等自建临时钢结构建筑物未履行相关批准手续,存在被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拆除并处罚款的风险。另外还在外面租赁了场所用来办公。

现在收购过来的全资子公司铂科实业尚未开展实际的经营活动,而对外出租收来的租金尚且不能覆盖资产折旧成本,导致该子公司2017年还亏损200多万。一个溢价达76.91%的重大资产重组,竟然发现所收购的厂房不能满足公司的生产需要,而且还要倒贴资产折旧成本,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其中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呢?

付息向股东借款,而无息拆借资金给实控人

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实控人杜江华有向公司拆借资金行为,超始期为2014年4月30日,到期日为2015年6月30日,长达1年多,而且未支付利息。但公司资金紧张时,向控股股东拆入资金,却是支付了利息。2015年9月,公司向控股股股东摩码投资借款1000万元,用于保证收购惠州富乐的顺利实施,借款期限不超过6个月,借款利率为年利率4.6%,实际支付利息6.9万元。公司实控人从公司拆借资金,而且未支付任何利息,涉嫌大股东无偿占用公司资金。

另外,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罗志敏,也曾于2015年6月28日 向公司拆借资金19万元,于2015年9月6日归还,虽然时间不太长,但同样是无息,也涉嫌关联方资金占用。

电感元件大客户丧失仍要募投,或存虚增募投规模情况

公司募投项目主要包括高性能软磁产品生产基地扩建项目,新增高性能软磁产品年生产能力9000吨,其中合金软磁粉1000吨、合金软磁粉芯6000吨及电感元件2000吨,投资总额3.14亿元,其中设备投资1.48亿元,而现在阶段合金软磁粉芯产能为9000吨,机器设备原值仅为6937万元,仅考虑合金软磁粉芯,每吨产能占用机器设备金额为0.77万元,而募投项目每吨产能占用机器设备为2.46万元,即使考虑全部产能为9000吨,募投项目每吨产能占用机器设备为1.64万元,募投项目显著超出原有产能占比,以此看来,新项目单位产能固定资产投资不匹配,或有虚增募投项目规模嫌疑。

另外,公司电感元件销售量急剧萎缩,现在公司募投项目产能之一却是电感元件2000吨,似乎没有必要吧。

结合公司更新前后的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到,公司两大主营产品分别是合金软磁粉芯和电感元件,在2014年两者基本上平分秋色,合金软磁粉芯略占上风,两者收入占比分别为52.34%和47.12%。而2014年后即发生剧变,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发行人合金软磁粉芯收入占比分别为76.20%、91.99%和94.24%,占比逐年上升;电感元件收入占比分别为20.65%、5.86%和1.50%,收入金额及占比逐年下降,也就是说公司曾经的主营业务之一电感元件公司现在完全退居二线,份额迅速减少。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客户发生大的变化。公司2014年-2015的第一大客户都是电感元件的客户ABB公司,这两年销售收入分别为5831.96万元和1844.95万元,占比分别为40.07%和13.10%,而到2016年,急剧减少,已经不在前五大之列了。

事实上,从上面的简单描述就可以看出,深圳铂科在电感元件产品上面已经丢失了大客户,虽然公司电感元件加工部分主要靠外协,但只是绕线、装配、检验、包装等简单工序,因此这应该不是公司丢失客户的主要原因。现在为了上市,又要募投电感元件2000吨,似乎有点勉强,在没有客户的前提下,真要募投了,会不会造成产能闲置呢?

相关阅读